穿越險阻的“隧道人生”
——記中鐵第一勘察設計院集團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李國良

發布時間:2021-11-06 【字體:

李國良(右二)與技術人員一同研究設計方案。丁洋 攝
 
  “你是一束光,照亮巖洞深處,指引前行方向;你是一把鉆,化未知為有知,彰顯大國氣度。天高地迥破險隧,守正出新克難題!”2019年末,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的表彰大會上,頒獎詞這樣形容李國良。
  作為一名30多年致力于隧道工程設計的資深專家,中鐵第一勘察設計院集團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李國良在連綿不絕的崇山峻嶺間、高寒缺氧的青藏高原上、溝壑縱橫的黃土高坡前,都留下了執著前行的足跡;在烏鞘嶺隧道、西秦嶺隧道、新關角隧道等中國西部鐵路隧道中,都灑下了心血與汗水。
  不怕吃苦,筑牢基礎
  “高考后填報志愿時,我想將來當個工程師,就填報了鐵道工程專業,沒想到一干就是幾十年?!崩顕夹χf。1988年,他從蘭州鐵道學院畢業后,來到鐵一院橋隧處工作。從見習生開始,直到10年后到神延鐵路制作隧道專冊,他一步一個腳印,打下了深厚的專業基礎。
  在神延鐵路做隧道專業負責人的經歷,讓他的經驗和能力有了長足的進步?!艾F場實踐很重要。要處理疑難問題,一定要和現場職工商量,把自己的想法同現場技術員和職工的想法融合起來,大家互相啟發,思路就能更加完善?!崩顕颊f,“那時候,一天到晚鞍馬勞頓、風塵仆仆,吃飯也沒個準點。雖然辛苦,但學到了很多知識?!?/div>
  設計是工程建設的源頭,打牢基礎十分重要。這一點,李國良從入行之初就受到了很好的教導。他記得,剛上班的那一年,和他一同來的有好幾個新職工。年輕人爭強好勝,正常要一周完成的施工圖,他加班加點、風風火火地兩三天就干完了。當時負責帶他的老工程師看完后,指出了很多小錯誤,并語重心長地教導他:設計工作半點馬虎也不行,一筆一畫都要工工整整、仔仔細細?!拔液﹄煤?,從那時起就再也不敢潦草出風頭了,基礎就打得很牢?!崩顕蓟貞?。從此,他養成了工作上認真負責的好習慣,有時候甚至還有點較真,都是為了從源頭把住質量關?!拔覐膩聿粫谠瓌t問題上退讓?!彼f。
  “兢兢業業、勇挑重擔,敬業奉獻、開拓創新,堅持深入項目一線,指導解決問題,年平均出差時間達7個月以上?!苯M織上是這樣評價李國良的。工作以來,他先后主持濕陷性黃土地區高鐵鄭西高鐵黃土隧道、軟流塑黃土隧道寶蘭高鐵黃土隧道、高原高寒高鐵蘭新高鐵隧道群以及蘭渝鐵路胡麻嶺隧道、桃樹坪隧道等數十項復雜地質隧道工程設計工作,擔任烏鞘嶺隧道、西秦嶺隧道、新關角隧道等特長隧道設計總工程師,還負責拉日鐵路雅江峽谷區高巖溫隧道群、成都至西寧鐵路極復雜特長隧道群等研究及設計,破解了一個又一個世界級技術難題,以一流設計確保了重點項目順利實施。
  攻堅克險,穿山越嶺
  重巒疊嶂,一隧即通;江河阻隔,一穿而過。天塹變通途,這就是隧道人的使命與價值。
  談起自己隧道設計職業中最難忘記的一條隧道,李國良脫口而出:“烏鞘嶺隧道?!弊鳛樵O計總工程師,李國良主持了這座中國首座長度超過20公里的隧道烏鞘嶺隧道設計。他針對嶺脊地段復雜地應力場的形態和特征,研發了控制變形的支護結構體系、高地應力軟巖大變形的變形分級劃分和管理基準?!盀跚蕩X隧道修建技術”獲得了中國鐵道學會科學技術獎特等獎。
  烏鞘嶺隧道可以稱作是中國鐵路隧道建設史上的一個里程碑,建設者們迎難而上、頑強拼搏,將“長隧短打”的設計理念發揮到極致,大膽進行科技創新,大大縮短了工期,為中國鐵路長大隧道建設積累了寶貴經驗。
  烏鞘嶺隧道全長20.05公里,其地質條件復雜、工期緊張、工程規模巨大,受到了國內外隧道及地下工程界科技人員的廣泛關注。施工人員更是形象地把這里稱為“地質博物館”。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隧道群地處內蒙古高原、黃土高原和青藏高原交界地帶,其地質構造發育、工程地質與水文地質條件復雜,且海拔高、晝夜溫差大,降雨雪量較大。建設之難,李國良至今記憶猶新、感嘆不已。
  在李國良看來,烏鞘嶺隧道是我國鐵路發展的標志性工程,是我國鐵路建設史上首次長度突破20公里且工期緊、輔助坑道多、施工進度快的鐵路隧道,給今后鐵路特長隧道的設計和施工提供了很好的指導經驗。烏鞘嶺隧道的建成,徹底打破了影響蘭新鐵路運輸的瓶頸制約,對發展、完善西北路網整體運輸能力起到了重要作用。
  讓李國良感到壓力最大的一條鐵路則是蘭渝鐵路。蘭渝鐵路具有區域地質構造背景復雜、穿越的地層巖性較多、遇到的特殊巖土和不良地質現象種類繁多等特點,是當時國內外在建、已建地質條件中較為復雜的高標準山區鐵路。以桃樹坪、胡麻嶺隧道等為代表的富水粉細砂層隧道,也被公認為國際罕見的世界性難題。
  面對這些世界性難題,鐵一院成立了以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隧道專家李國良為首的工作組。鐵一院還邀請了國內外專家多次到現場調研指導,同時組織相關專業的技術骨干與相關科研院所開展深度合作,重點針對第三系砂巖水文地質條件與圍巖穩定性關系、工藝工法等多項關鍵性技術進行專題研究和科研攻關。
  通過不斷的試驗和研究,李國良團隊全面掌握了第三系富水粉細砂巖的基本工程特性、圍巖含水率變化與圍巖穩定性的變化規律,并在此基礎上取得一系列重大技術突破,確定了“重降水、密導管、強支護、輔注漿、快挖快支快封閉”的設計原則和針對性施工方案,形成了一整套系統的設計施工關鍵技術,為工程建設提供了堅實的技術支撐。
  蘭渝鐵路建設中還有一只更大的“攔路虎”——木寨嶺隧道。這條隧道刷新了我國地應力等級極限,是蘭渝鐵路全線唯一動態設計、動態施工的隧道項目?!艾F在,列車僅用6分鐘就可以穿越的木寨嶺隧道,當時整整用了近9年時間才建成。其地質特別脆弱,開工之后,猶如打開地質的‘潘多拉魔盒’?!崩顕颊f。木寨嶺隧道集中了高地應力、圍巖軟弱破碎、地質流變這三大世界性難題。
  據粗略統計,木寨嶺隧道嶺脊地段開挖斷面是普通隧道的2倍;用鋼量是普通隧道的5倍,每米高達10噸,鋼材強度達到最高。而隧道的形狀也從最初的馬蹄形變更為圓形,以便更好地受力,確保隧道結構安全。為此,李國良和他的團隊探索設計出了三層初支加單層襯砌的“木寨嶺模式”,經過近9年艱苦鏖戰,終于成功破解了“潘多拉魔盒”難題。
  在青藏鐵路新關角隧道的修建過程中,李國良針對高寒缺氧、地質條件復雜等實際,探索出長斜井隔板風渠通風、高原鐵路特長隧道防災救援及運營通風技術,經評審已達到國際領先水平。他研究應用了多項創新技術,既很好地破解了建設中的技術難題,又在實踐中培養了人才,幫助我國特長隧道在勘察設計、施工、監理和建設管理等方面取得了巨大進步。
  新關角隧道成為青藏鐵路上可以翻越的“天梯”。它的貫通,凝聚了無數鐵路人的汗水和付出。面對世界性技術難關,李國良更是用自己的肩膀扛起了建設世界一流高原鐵路的夢想。
  著書立言,傳道解惑
  作為一名科技工作者,李國良多年來十分注重發揮傳幫帶作用。他始終致力于技術傳承與創新,培養和帶動了一批行業內具有影響力的隧道專業中青年專家隊伍。這些年,他編寫了《鐵路黃土隧道技術規范》《鐵路擠壓性圍巖隧道技術規范》等多個行業規范,獲發明專利10余項,發表專著及論文20余篇,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3項、省部級優秀工程設計獎及科技進步獎10余項。同時,他還榮獲茅以升科學技術獎,被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授予“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稱號。
  “年輕人要有干事創業的決心和高遠追求?!崩顕汲3S眠@句話勉勵青年同志,也常常這樣要求自己。
  2018年10月,川藏鐵路昌都至林芝段勘察設計工作正式拉開序幕,李國良主動請纓,再次勇挑重擔,擔任川藏鐵路昌都至林芝段高風險隧道工程群設計總工程師。該段隧線比高達90%,有15座特長隧道,最長的易貢隧道長達42.5公里。
  “這將引領中國鐵路長大隧道建設邁進新的階段?!崩顕忌钪卮筘熑?。為切實以高標準、高質量、高起點推進川藏鐵路建設,他多次往返高原,克服高原反應帶來的身體不適,堅持科研指導設計,用腳步丈量線路,用以身許國、無怨無悔的奮斗軌跡和創新業績扛起了交通強國鐵路先行的歷史使命。
  李國良
  現任中鐵第一勘察設計院集團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入選國家百千萬人才工程,被授予“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榮譽稱號;主持的項目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3項,省部級優秀工程設計獎及科學技術進步獎10多項。
  采訪手記
  打通前行路 奉獻赤子心
  逢山開路、遇水搭橋,不畏艱難險阻,只為天塹變通途。這是李國良作為一位設計大師深深的筑路情懷,也是他矢志報國的拳拳赤子之心。多年來,李國良致力于鐵路隧道及公路、市政、地鐵、水下、水工隧洞等地下工程科研設計工作,在大斷面黃土隧道、特長隧道、TBM隧道、大變形隧道、高寒及地熱隧道等領域形成了技術專長,為我國鐵路隧道事業的發展和技術進步作出了突出貢獻。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今年已經55歲的李國良,在33年的職業生涯中始終砥礪前行,一路書寫著穿越險阻的“隧道人生”,踐行著隧道人的特殊使命。
附件:
回到頂部
亚洲欧洲日产国码无码av